庞大集团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5亿元-建材新闻
点击关闭

上市重整-庞大集团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5亿元-建材新闻

  • 时间:

央视批评周琦

對於此次重整的細節,北京商報記者聯繫龐大集團相關負責人,但截至發稿未獲得對方回復。

今年5月,龐大集團收到債權人冀東豐公司送達的《告知函》。《告知函》顯示,鑒於龐大集團無法清償到期債務,已經以公司不能清償到期債務且有明顯喪失清償能力可能為由,向法院提出對龐大集團進行重整申請。

破產危機9月5日,龐大集團發佈公告稱,因被法院裁定受理重整,公司股票將於9月9日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股票簡稱改為「*ST龐大」。公司股票於9月6日開市起停牌一天,9月9日起複牌交易。

「龐大集團已很難恢復到以前狀態。」汽車行業分析師鍾師表示,龐大集團債務問題涉及面較廣,各方都不希望龐大集團破產清算,重整算是相對摺中的辦法。不過,即便重整成功,龐大集團未來的營收很大可能仍會繼續下滑,債務也會依然嚴重。

北京商報記者錢瑜濮振宇

目前,在國內車市銷量整體下滑背景下,龐大集團已經深陷經營困境。今年上半年,龐大集團營收102.56億元,同比下降62.17%;營業利潤虧損11.46億元,同比下降384.52%;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虧損11.99億元,同比下降563.66%;總資產295.82億元,同比減少10.1%。在整車銷售方面,上半年龐大集團新車銷量為5.01萬輛,同比減少71.22%。

2010年,龐大集團各類汽車銷量為47萬輛,銷售收入538億元,利潤12.4億元,所經銷的20個汽車品牌銷售量名列全國同行業首位;2011年4月,龐大集團在上海證券交易所正式掛牌上市,成為國內首家通過IPO方式登陸A股市場的汽車經銷商集團。

事實上,近一年來,雖然關於龐大集團接盤者的傳聞不斷出現,但幾乎全部無疾而終。在公司經營狀況越來越差的情況下,龐大集團部分高管選擇減持套現,另一部分高管則選擇直接離去。

不過,龐大集團的債權人遠不止冀東豐公司一家。今年4月,龐大集團發佈重大訴訟公告顯示,由於出現流動性不足情況,龐大集團於2018年相繼收到天津濱海新區法院、北京市西城區法院等10餘家法院的起訴,涉及融資租賃合同、買賣合同、借款合同等訴訟案件共24起,涉及金額約8億元。

2018年10月,龐大集團正與地產巨頭寶能集團洽談合作的傳聞流出,但龐大集團隨後發佈公告稱,公司並未與任何投資者達成任何協議或意向。因此,該傳聞最後不了了之。

公告顯示,法院已裁定龐大集團進入重整程序,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相關規定,若龐大集團重整失敗,龐大集團將被法院宣告破產。如果龐大集團被法院宣告破產,根據《股票上市規則》第14.3.1條第一款第十二項規定,龐大集團股票將面臨被終止上市的風險。

然而,銷售版圖的快速擴張卻未能拉動龐大集團業績同步提升。自上市以來,龐大集團凈利潤一直低位徘徊。2011年,龐大集團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6.5億元,但2012-2017年,龐大集團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分別僅為-8.25億元、2.11億元、1.41億元、2.36億元、3.82億元以及2.12億元。

信披風波如果說高速擴張的重資產模式加劇了龐大集團的債務隱患,那麼「信披違規」風波則直接將這一隱患變成危機。

2017年4月,因涉嫌違反證券法律法規,證監會對龐大集團展開立案調查。隨後,龐大集團發佈公告稱,如公司因前述立案調查事項被中國證監會最終認定存在重大違法行為,公司股票存在可能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及暫停上市風險。

「對於龐大集團而言,雖然重整並不等同於破產清算,但也是龐大集團最後一次資產重組的機會。」業內人士表示,如果龐大集團能夠在限定時間內通過重組整頓清償債務,尚存一線生機,但如果重整失敗,龐大集團仍將無法避免最終被市場淘汰的命運。

債務逾期正成為壓垮昔日國內汽車經銷商領頭羊的最後一根稻草。因被法院裁定受理重整,龐大集團股票將於9月9日正式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股票簡稱也由「龐大集團」改為「*ST龐大」。龐大集團發佈的公告顯示,若此次重整失敗,龐大集團將被法院宣告破產,股票也將面臨終止上市的風險。

成功上市后,融資能力更強的龐大集團開始加速實施擴張戰略。2011年,龐大集團經營網點數量達1095家,其中410家為近一年內的新增網點。2012年,龐大集團旗下經銷商網點增至1257家,2013年進一步達到1351家。

自救不易面對危機,龐大集團並非無動於衷。為緩解現金流壓力,龐大集團開始頻頻賣店。2018年5月,龐大集團宣布擬轉讓下屬5家子公司的100%股權,交易金額擬定為12.53億元;8月9日,龐大集團宣布擬轉讓下屬9家子公司的100%股權,轉讓價款擬定為10.93億元。

雖然「信披違規」風波告一段落,但其負面影響仍未消除。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秘書長崔東樹表示,「龐大集團受罰產生的影響相對明顯,一方面對於本來就資金鏈緊張的龐大集團來講堪稱雪上加霜,巨額的罰款會加大龐大集團的資金壓力;另一方面,無論是收到調查通知書還是龐大集團的處理方式,都會在一定程度上讓投資者喪失對龐大集團的信任,產生信任危機」。

值得注意的是,不僅是高管,就連龐大集團董事長龐慶華也不得不離開公司。2019年5月,因「信披違規」,上交所決定對龐大集團董事長暨實際控制人龐慶華予以公開譴責,公開認定龐慶華三年內不適宜擔任上市公司董監高人員。6月20日,龐慶華辭去龐大集團董事長及總經理職務。

擴張隱患雖然目前面臨破產和退市的危機,但走過「而立之年」的龐大集團也曾獲得過不小的成功。龐大集團前身可追溯至1988年成立的灤縣物資局機電設備公司(后更名為「冀東物貿」);1999年,冀東物貿改製為民營企業,彼時河北省省長親自出面鼓勵龐慶華做大做上市;2004年後,藉助在中國市場的斯巴魯獨家代理權,龐大集團從河北快速擴張到全國。

2018年7月,龐大集團收到證監會《行政處罰決定書》,證監會決定,對龐慶華作為「未如實披露權益變動情況和遺漏披露相關融資安排」的違法主體,給予警告,並處以60萬元罰款;對龐慶華作為龐大集團涉案信息披露違法行為的責任人員,給予警告,並處以30萬元罰款。

究其原因,與其他汽車經銷商集團多通過土地租賃的模式進行擴張不同,龐大集團更傾向於買地自建店面模式。數據顯示,龐大集團在IPO過程中募資60.4億元,其中約23億元用於新建、改建經營網點項目及支付公司經營網店的工程款,該數額占募資的40%。

對此,龐大集團在財報中稱,「2018年上半年,被證監會調查事件給公司經營帶來的負面影響持續發酵,疊加2018年度的整體資金環境偏緊等因素,公司的融資困難、資金緊張問題進一步凸顯,繼而嚴重影響並制約了公司的正常經營,公司的營業收入和效益均同比下降」。

針對重整對龐大集團經營的影響,龐大集團在公告中表示,公司擬向管理人提交在重整期間繼續營業的申請,重整期間公司將積極配合有關方面,做好員工穩定、繼續在現有基礎上保持日常經營及其他與重整相關工作。

與此同時,龐大集團還試圖尋找「外援」。2018年7月,龐大集團發佈公告稱,出於公司轉型升級需要,公司亟須引進戰略投資,通過本公司股東轉讓所持股份引入第三方優質戰略投資者。

正是由於採用重資產擴張模式,龐大集團的債務一直居高不下。2011年上市后,龐大集團資產負債率連續七年超80%,數據顯示,汽車經銷商行業的公司資產負債率一般處於50%-60%之間。

在銷售毛利率方面,龐大集團與國內第一大汽車經銷商廣匯汽車相差不大。2017年,龐大集團和廣匯汽車銷售毛利率分別為9.24%和9.72%。不過,在銷售凈利率上,2017年,廣匯汽車為2.8%,龐大集團僅為0.28%,這意味着龐大集團同期銷售費用支出遠高於廣匯汽車。

2017年,龐大集團公司營收704.85億元,同比增長6.78%,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2.12億元,同比下降44.45%。進入2018年,龐大集團營收狀況依然不樂觀。財報顯示,2018年上半年,龐大集團營收271.14億元,同比下降17.65%;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2.59億元,同比下降12.82%。

今日关键词:俄病毒研究所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