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寧夏賀蘭山-图:贺兰山「太阳神」岩画\作者供图-宜丰新闻

  • 时间:

哪吒将在北美上映

賀蘭山上,還建造了一座美術館──韓美林美術館。之前我只知道韓美林是奧運福娃設計者,為什麼他會在賀蘭山上造一座美術館?原來,韓美林在創作瓶頸期,偶然接觸到賀蘭山岩畫。神秘的岩畫,激發出他的藝術靈感,促使他創作出一系列韓美林式的岩畫作品。他說:「同其他岩畫相比,賀蘭山岩畫題材廣泛,變化多端,沒有重複。它讓我想怎麼畫就怎麼畫……這些岩畫,常常令我激動得淚流滿面,看到它們,我總有一種創作的激情。」一種藝術啟發出另一種藝術,藝術細胞得以生生不息,無限傳承,這是藝術最吸引人的地方。

前幾年,常聽一個民謠歌手蘇陽的歌。他將民間曲藝「寧夏花兒」、「西北秦腔」,與流行音樂相嫁接,創造出一種新的音樂語言。一開口,就能聽出大漠孤煙、長河落日。粗獷雄渾的味道,讓久居江南的我很感新鮮,那時常聽他的《賀蘭山下》、《長在銀川》、《寧夏川》。《寧夏川》開頭一句這樣唱:「寧夏川,兩頭子尖,東靠黃河西靠嗎賀蘭山……」黃河,是銀川人民心中的母親河。而賀蘭山,就是他們心中的父親山。

今年暑期,終於夢圓銀川。抵達銀川的次日清晨,我們便驅車前往賀蘭山。這座山,位於寧夏與內蒙古交界處,南北綿長二百五十公里,山勢雄偉,形如群馬奔騰,故被稱為賀蘭山。蒙古語裏,「賀蘭」二字的意思就是駿馬。

圖:賀蘭山「太陽神」岩畫\作者供圖

沒去銀川之前,我對銀川,最嚮往的是賀蘭山。岳飛《滿江紅》裏有一句:「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說的就是銀川的賀蘭山。

一路上,我在車內循環播放蘇陽的歌。望向窗外,藍天白雲,山脈蜿蜒,西北原始豪邁的風景看得我連聲驚嘆,幾次三番中途停車,拍上幾張照片後才繼續出發。巍巍賀蘭山,在古代水草豐茂、森林蔥蘢,是北方遊牧民族的聚集地,因此留下許多珍貴的文化遺產,賀蘭山岩畫便是其中之一。顧名思義,岩畫是指刻在岩石上的畫,古人用這種方式來記錄他們的生活。

如今,賀蘭山上修建了一座岩畫館,遊客還可以搭乘觀光車前去賀蘭口看岩畫遺址。我看到的岩畫真跡,筆畫都非常簡單,彷彿小孩子的塗鴉,有些一眼能看出畫的是什麼,有些圖案則相對抽象。看過文字介紹後才知,岩畫圖案,包羅萬象,有動物、植物、符號、人面像……每個類別之下,又可以細分出各種小類。比方說,動物岩畫就包含牛、鹿、羊、馬等不同類別。我素來喜歡鹿的形象,於是特別留意看了鹿圖譜,數了一下,有三十多種不同的岩畫鹿造型。也許,尚有其他鹿形的岩畫圖案還未被發現,有待專家們繼續考古。

離開賀蘭山時,我買了塊鹿岩畫的冰箱貼作為紀念,又打算回家後購一本岩畫的書好好研究。歲月失語,惟石能言。

展館裏提到賀蘭山回回溝的《巨牛圖》,說此幅岩畫是賀蘭山岩畫的代表作,高一百一十厘米,寬二百零一厘米,體型大小近似於真正的牛。仔細看館內的複製圖,以三條複線刻畫出牛的背部,以兩條複線刻畫牛的腹部及後腿,準確地將巨牛的輪廓進行了勾勒。巨牛腹部裏,還畫有多個大小不一的馬和羊,不知是否代表當年牛的地位要高於馬和羊。

今日关键词:付国豪已出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