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立新对记者说-新闻300字
点击关闭

南京民警-曹立新对记者说-新闻300字

  • 时间:

明星取消浙江跨年

記者隨即聯繫了南京市公安局江北新區分局,按照辦案單位相關要求與曹立新取得聯繫。在警方的精心研判和細緻布局下,8月20日,記者通過裝扮成路人配合警方埋伏點民警迅速出擊,在收到精準定位后成功進入傳銷窩點。

2009年2月十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七次會議表決通過刑法修正案(七)增設「組織、領導傳銷罪」。2013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出台了《關於辦理組織領導傳銷活動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就傳銷組織層級及人數的認定問題,傳銷活動的組織者、領導者的認定等方面作出規定。

「跟我父親在一起的人,有的來了一年,有的已經來了兩年。」事後,曹立新對記者說。

「每個人拿出身份證來,都說說來幹什麼工作?」民警問道。

「我在61棟2單元403。」曹立新隨後給記者發來一個定位。

8月19日19時,記者與曹立新在南京地鐵3號線泰馮路站外的快餐店匯合。

「在61棟。」王勇隨即向先前跟隨曹立新進入小區的兩名輔警報告了位置。

「我父親答應見我,約在下午1點20分。」8月20日早上,曹立新給記者發來信息。

「需要曹立新親自來報案,他父親長什麼樣,小區這麼大不好查。」派出所教導員薛成池說,只要曹立新能來南京,警方會積極配合他尋找到曹寶元。

王勇曾多次參加集中「打傳」行動,他坦言,如今,傳銷組織越來越隱蔽,有很強的流動性,尤其是低層級,經常打一槍換一個地方。不少傳銷組織被警方查獲后,很快「人去屋空",案件的查辦難度很大。

據曹寶元介紹,凡有「新人」來到,他們就會召開迎新會,還會帶着「新朋友」去不同的「家庭」學習,或讓別人來「自己家」串門,通過問答形式交流行業運行規則。

《法制日報》記者翻閱相關法律規定了解到,早在2005年8月,國務院常務會議通過《禁止傳銷條例》,規定對為傳銷行為提供經營場所、培訓場所、貨源、保管、倉儲等條件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門責令停止違法行為,沒收違法所得,處5萬元以上50萬元以下的罰款。

不僅如此,他們還將每個房間當做一個「家庭」,每個「家庭」都由「家長」及四五名成員組成。他們還會製作表格,將每名「家庭成員」的學習、發展、自律等情況寫在其中,包括是否發展人員、是否打掃衛生、學習態度如何、所處班次等。

令人遺憾的是,8月20日晚,曹立新給記者發來信息說,曹寶元依舊對自己的「工作」深信不疑,並跟隨之前被抓獲的人員一同返回原來的住處。此次被查的人中有兩人已多次被查,曹寶元走後就將手機、微信都拉黑了,又失去了聯繫。

記者查詢后獲悉,「1040項目」是已經存在10多年的「全國連鎖」傳銷組織,剛加入的成員需要繳納69800元「會費」,之後就要不斷地發展「業務員」,只要「業務員」業績優良,就能「空手套白狼」,通過層層發展下線獲得晉陞,最終目標是賺1040萬元。

8月13日,記者與曹立新再次取得聯繫。8月18日,曹立新發信息告知已經訂購了8月19日11時K1192次列車從江西九江前往南京。「不管怎麼樣,我都要試試,希望能帶回父親。」曹立新在信息中說。

「這些都是最低層級人員,生活過得也十分清苦。」記者跟隨民警進入廚房時,發現桌上僅有一小盆麵條,3個素菜。

在這個傳銷窩點發生的一幕幕,讓在場所有人備感詫異。

不久前,王勇所在的江北新區公安分局集中300多名警力開展了一場打擊傳銷的集中收網行動。在這次「打傳」風暴中,警方藉助4G執法記錄儀的「黑科技」手段,精準搗毀45個非法傳銷窩點,一舉抓獲涉傳人員164人,涉案金額1000多萬元。

記者在警方現場收繳的各類資料中發現了一本筆記本,上面寫着「五天計劃」,將在20天內經過4個計劃定位定心定目標,學習如何融入組織,還寫着如何由3800元賺到381萬元、69800元賺到1040萬元等。這些資料被傳銷人員視若珍寶,追崇膜拜。

例如,曹寶元所在的傳銷組織,已經不限制人身自由,不收身份證手機,而是有「家長」關心日常起居生活,並交納「公積金」等。同時,他們還鼓吹五級三晉制、責任制、出局制等制度,把傳銷描繪成一項利國利民的行業。

傳銷組織日漸隱蔽打擊難度不斷加大傳銷是一種通過人傳人的方式達至銷售目的的非法活動,其所依靠的是參与者的社會資源和社交聯繫,層層分享利潤,是一種經濟犯罪。其本質在於通過發展下線實現財務的非法轉移與聚集,並未創造社會價值,卻嚴重擾亂社會經濟秩序、引發治安刑事案件。有些甚至造成家破人亡的悲劇。

據曹立新介紹,半年前,曹寶元經老家隔壁村的玩伴介紹,來南京「做項目、掙大錢」。「3月份,他來電話說要籌款做快遞生意,我給他匯了5.5萬元,還從姐夫那兒拿了1.5萬元,從其他親戚那又借了一些,前後總計十來萬元。」曹立新說,之後又陸續接到父親電話想再借錢。有時一天手機里會有十多個未接來電,全是父親打來的「洗腦」電話。曹立新意識到,父親已經陷入傳銷坑裡了。

在屋內3個房間里,記者看到了不少被譽為「傳銷聖經」的推銷員書籍,書上大多都做了筆記。還有數十本筆記工整的《生活經營管理二十條》手抄本,具體內容包括衣服第二顆紐扣不能解開、出門時一定要帶身份證、要按時睡覺、打掃衛生等。

但這種「貓鼠遊戲」一直在頻繁上演。「有時候抓了百十號人,可能只有幾個構成犯罪。」王勇有些無奈,像曹寶元這樣的,沒有在傳銷組織中擔任職務的「新人」,只能在抓獲后錄入相關信息,批評教育后讓其返回原籍。

「父親從來沒有說自己參加了什麼項目,就胡亂說過政府大樓有1040塊磚,代表着3年掙1040萬元等,讓人摸不着頭腦。」曹立新回憶說。

曹立新生於1992年,系武警新疆總隊某特戰隊退役大學生士兵,經過努力考上了江西財經大學2019級全日制研究生。

一進屋,記者就看到,儘管屋內裝修不算太好,但物品整齊有序,地板乾淨無塵。屋內4四名男子也穿戴整潔,配合民警詢問。

當日13時,公安機關派人前往約定地點事先埋伏。等待過程中,曹立新接到父親的短訊稱,要改個見面地點。警方隨即更換埋伏點。

「進門后,我假借上廁所的機會,將定位傳了出來。」曹立新眼裡噙着淚水說,不理解父親怎麼會如此執迷不悟。

「做什麼項目?什麼工作要你們一本本抄筆記?」民警指着搜查出來的一本本手工抄寫的筆記追問。屋內突然陷入一陣沉默。

5月19日,當得知父親又在要親戚朋友的電話號碼后,曹立新曾嘗試聯繫父親,勸說其返回老家。「父親還反過來勸我,讓我也跟着他做大事掙錢。」在曹立新手機的微信聊天記錄中,曹寶元不停地遊說兒子,介紹這個可實現「中國夢」的封閉式運行項目,用2到3年時間就可以掙到幾千萬元,且在新聞中都可以查到,需要3個合作夥伴。

「來工作的,做項目。」一名穿着白襯衫的男子回答。

據警方介紹,這應該是傳統的拉人頭式傳銷,被稱為「1040項目」,只要拉進一個人就有提成,拉來的人越多提成越多。

但對於被發展為下線的人員如何處置,目前並沒有明確規定。業內人士認為,這或許是傳銷組織屢禁不絕的一個「後門」,也是亟待立法補漏的重要環節。

「準備上樓!」匯合后,記者跟隨此次行動的兩名民警和四名輔警,敲門進入了403室房內。

□ 本報記者 丁國鋒 羅莎莎

日前,90后江西財經大學碩士研究生曹立新通過傳媒茶話會向《法制日報》記者求助稱,其父曹寶元被騙進了南京天潤城區傳銷組織,經洗腦後不斷找親戚朋友借錢,還索要各種電話號碼,並吹噓在南京和朋友一起「做大事」,疑已陷入其中不能脫身。希望當地警方打擊傳銷窩點,把錢要回來,糾正曹寶元的錯誤思維。

● 如何處置被發展為下線的人員,目前相關法律並無明確規定。這或許是傳銷組織屢禁不絕的一個「後門」,也是亟待立法補漏的重要環節

13時23分,記者裝扮成路人,與曹立新一前一後出了地鐵站。只見一名個子矮小,皮膚黝黑的男子笑容滿面地拉着曹立新說話。隨後,兩人便離開出站口,前往出租屋。為避免被發現,記者遠遠跟在兩人身後。大概10分鐘后,兩人進入一個需要刷卡的小區,轉瞬間消失在記者眼前。記者與泰山新村派出所民警王勇匯合,一起進入小區。

「刑法只處罰組織者、領導者,一般參加的成員都不是犯罪。立法的思路,是不過分為難底層老百姓。傳銷之所以屢禁不絕,不僅僅是法律問題,更是社會治理問題,需要通過綜合施策、治理,逐步消滅傳銷犯罪。」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副教授李立眾在接受記者採訪時稱,要徹底打擊和預防傳銷,需要在加強執法素養、提升辦案者信心的同時,加強國民教育,破除一夜暴富的不當觀念,同時完善收入分配體系,進一步提升老百姓的生活水平。

根據曹立新提供的線索,記者於8月11日聯繫了江北新區公安分局宣傳處,當天中午便前往泰山新村派出所。

被人忽悠深陷傳銷執迷不悟四處籌錢立秋後,陽光依舊炙熱。曹立新在連續坐了6個半小時綠皮火車后,終於抵達南京。

以家庭為單位洗腦吹噓項目利國利民隨後,記者與曹立新前往派出所與民警見面,溝通后決定採用「引蛇出洞」策略。

● 傳銷是一種通過人傳人的方式達至銷售目的的非法活動,其所依靠的是參与者的社會資源和社交聯繫,層層分享利潤,是一種經濟犯罪。其本質在於通過發展下線實現財務的非法轉移與聚集

綜合施策精準剷除傳銷土壤南京一傳銷組織虛構家庭單位記錄發展下線情況並謊稱利國利民

這已是江北新區警方組織的第四次集中「打傳行動」了。2018年7月,江北新區公安分局專門成立了一支50多人的「打傳」專業隊,先後組織相關力量開展小型清查行動100多次,清查窩點300多個,帶回審查1230多人,教育遣返250多人。

● 如今,傳銷組織越來越隱蔽,有很強的流動性,經常打一槍換一個地方。不少傳銷組織被警方查獲后,很快「人去屋空」,案件的查辦難度很大

今日关键词:符龙飞即将当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