咽拭相关文章

李继军第一次在方舱医院里采集咽拭子便达到了20例

“不要让患者紧张,不要让患者呕吐,采集时间不能过长,避免患者聚集,保护自身安全。”李继军明白,采样时患者咽喉被刺激会控制不住的打喷嚏、咳嗽或者干呕,喷出的飞沫很容易让她感染。

2020年03月09日

接到咽拭子标本采集任务的紧急动员时

风险这么大,怕不怕?“危险肯定有,但现在只要能尽一份力,我们肯定都会去做。”出生于1993年的“幺妹”李柳柳刚工作两年,如果不是因为这场疫情,她已回到河南老家与亲人团聚。

2020年02月15日

  • 共找到2个结果